在疫情与裁员的阴影下继续生长

本文约 1100 字,阅读需 3 分钟。

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,微笑着面对它,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,坚持就是胜利,奥利给!

最近由于各种原因(工作、练习五笔、懒)没有持续写作,想想这样还是不好,以后还是每周拿出一些时间进行自省。

对于一个在深打工的互联网人,近期绕不开的两个话题就是疫情和裁员了。

3月份的时候,开始了居家办公,大概持续了一个月,由于家里的MacBook性能实在太差,我探索出了Vim + DevCloud的开发模式。 前者取代了笨重的Android Stduio,后者将构建移到了服务器,彻底释放了我本地的CPU,后面考虑单独一篇分享下。

生活方面,自己还算幸运,虽然小区封了几次,但生活基本不受影响,不像近期的某市。

近期的裁员潮中,鹅厂的动静也不小,不过自己应该侥幸躲过一劫。但是,自己所在的部门也经历了巨大的人事变动,手头的事情是 否会调整也不得而知。

因为自己现在没小孩、没买房,压力也就没那么大。

不过,必需充分意到,自己当前的处境依旧凶险难测,要更好的存活下去,就要它升级自己的认知,更深刻地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,无论是精神、 身体还是技能,都要增加抵御风险的阈值。

一个小故事:

1665年英国剑桥爆发鼠疫,是伦敦地区延伸过来的瘟疫。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也随之关闭。教职员、学生、居民都纷纷走避郊区,实施“社交隔离”。 年轻的学士艾萨克.牛顿也是其中之一,那年他才22岁。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伍尔索普庄园进行“闭关”。

在这个清净,隔离的环境中,牛顿不用上课,也没有社交活动,更没有手机、网络。但其实他脑子一点儿也没有闲着,他有许多自己想要思考、探索的议题。 这段期间的深入钻研的确硕果辉煌。在数学上,他发展了现代微积分、解析几何学的雏型;设计实验测量重力,酝酿万有引力定律的概念。 他还在卧室里做光学实验。他在百叶窗片上穿一个小洞,让白光射进来,然后他运用三棱镜观察可见光谱的七彩变化。

日后他回忆这段时光,说这是一个“神奇的年代”(拉丁文:Annus Mirobilis, 英文:Years of Wonders) ——“那段日子是我发明的巅峰时期,我对数学与哲学的深度关注是空前绝后的。”

始发于1665年的“伦敦大瘟疫”(The Great Plaque)蔓延在1665年到1666年之间,英国有四分之一人口感染死亡。这是英国本土继十四世纪黑死病之后爆发最大规模的致命瘟疫。

牛顿在1667年回剑桥后,发表了大量论文,半年后便成为院士;两年后成为教授。终其一生,他继续思考着物质、时间、光学、色彩等等主题。

From: https://www.sohu.com/a/390495127_557768

本页阅读量次。